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抵不过似水流年,痴迷于山月流云

文章来源: 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70期 作者: 20旅游管理1班谢晓悦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21-05-07

在世俗烟火气里,我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。时间翻涌,岁月滚烫,我已不再是从前的少年。多少次相逢团聚,多少程远行送别,多少个黄昏流年,被时光长河肆无忌惮地冲刷着。如今,却忆起外婆家。

在山河深处,高低错落的房屋倚靠着一座大山,一缕缕浓烟从房顶上涌出来,自由自在扩散在大山上,云烟缭绕,恍然仙境。这里是外婆的家,云中的烟火气,让我多少年来痴迷于此。我的外婆,是一个极其勤俭节约的女人,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但仍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补贴着家用。说起外婆毕生的心血,那可能就是她的菜圃了。围着篱笆种菜,哪怕风吹雨打,她也总会在意自己的菜生长如何。即使是炎热的夏日,生病的她总是不理会家人的劝说,依旧蹒跚地走去菜圃里浇水。

外婆身体不好,但她还是喜欢种菜。很多人都觉得没有必要,但外婆仍然“一意孤行”。小时候的我不懂外婆,可等到长大后才渐渐明白,一草一花的生长和绽放,都要经历漫长岁月的滋养和坚持。而你在江南一带看见的绿油油的农作物,可能就是提篮老妪一生执着的期盼。

如今每逢年末,我渐渐对城市的“过年”失去期待,仅对儿时的农村年味充满怀念。儿时的过年,可以解一年之久的嘴馋。那时,外婆会提前准备好年货。每家每户都会杀鸡宰猪,腌制鸡鸭鹅鱼肉,之后再挂上竹竿,借风晾晒。自己手打的年糕,各种各样的糕点,软糯香甜。这一天,家里每个人都忙碌起来,打扫屋子、擦窗擦椅、换洗床单晒被子,换上新的碗具。之后,再去镇上买东西,对联、年画、窗花、门神、鞭炮等等。家人还要准备好菜肴去祭拜祖先,叩谢庇佑。最后,各家欢欢喜喜吃上丰盛的年夜饭。吃饱喝足之后,我会和附近的小孩,在乡间小路乱跑,用压岁钱买上鞭炮和零食,大家一起分享玩耍。

如今这些早已成了记忆。等到我长大,外婆已是满头白发,她曾经挺直的背早就被岁月压弯。因为腿脚不便,现在外婆只能常年静坐。我知道,那些看外婆种菜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。

在别人看来,外面的世界是精彩的。最美的风景,总是在远处,对年轻人充满着魅力和诱惑。但每当我回到村庄,看见高山流水、青石街道,心中便充满欢喜。倘若可以,我想走在斜阳古道上,看着黄昏日落,陪同外婆看一场乡间社戏。或者在池塘中采摘莲蓬,安静地观赏荷花。或者守着外婆的菜地,悉心照料,回味岁月静好。

在这个小村庄里,我寄存有许多的感情。虽然我错过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但是我现在不想错过这里的每片云、每座山、每个人。我知道,即使光阴飞逝,这里的一切都是如初。即使静物无声,它们也会静静等待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21-05-07
  • 下一篇
    2021-05-07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