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三代同堂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62期 作者: 18金管徒一班 思绪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20-11-19

夜幕降临,繁华的都市车水马龙,万家灯火通明,来来往往的行人,宛如倦鸟归巢,朝着各自的方向步履匆匆。

属于这人潮中渺小的一员,过目即忘的长相,名字也要多读几次才不会叫错,过着普通又满足的生活,有着不错的工作,父母健在,还有个聪明乖巧的儿子,这是陈志强对自己的定义。

志强走下人行天桥,看到桥下有小摊在卖烤地瓜,想着还没到冬天就有烤地瓜,闻到飘来的香味突然就馋了。他走过去挑了两个又大又红的地瓜,卖地瓜的老人家称完装好递给他:“十一元。”志强接过来:“老板,能微信付款吗?”老人家从车篮里拿出一个二维码,志强一扫,对方的头像是个青年男人。志强不自觉地皱了眉,他仿佛想起了什么,从手机壳背后翻出一张五十块纸币:“我都快忘了我有现金了,还是给现金吧。”拿着烤地瓜,志强快步地走回家中。

一家人吃完晚饭后,围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看电视,这是志强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。“爸,手按住了,就开始说话,不要松手,说完了松开手就发出去了。来,试一次。”父亲拿起手机,认真又笨拙地按着手机屏幕。志强耐心地教父亲发送语音,虽然已经教过很多遍,但显然,父亲没有记住。志强只能反复地提醒:“点这里,扫一扫,去买东西的时候扫,然后输入金额,再长按一下拇指印。”父亲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,镜头也抖动得扫不出二维码来。志强逐渐失去耐心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:“扫不到就明天再试试,挺晚了,您啊,就早点睡吧。”

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,安顿完老人家,就该哄小孩子睡觉了。志强讲完了一个故事,儿子还是睁着眼很兴奋地问:“爸爸,我同学说他家里有个会讲故事会聊天的机器人。我们家怎么没有呀?”志强温柔地摸了摸儿子的头,说:“爸爸会给你讲故事会跟你聊天,不需要机器人呢。等机器人能做爸爸不会的事,再给你买好不好?”儿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安心地进入了梦乡。志强看着熟睡的儿子,回忆开始翻涌:三十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,父亲刚刚下班回家,难得高兴,刚刚进家门就喊着:“快来看,我终于买了个BB机,再也不用去电话亭了,这东西带着可方便了。”那时候,父亲出门总把BB机别在腰上,因为那是潮流的象征,回到家就小心地擦擦,然后收起来。那是父亲用了一个月的薪水买的,并且他坚信将来会升值。不知是哪一天,BB机连同按键机消失得无影无踪,翻遍家里的角落,都见不到它们的身影。后来,家家户户都开始装电脑。志强以写作业需要电脑查资料为理由,央求父亲也装电脑。没想到父亲去了市里最大的书店,把相关的几本书都买回来,为此他还和父亲怄了好几天气。散乱的回忆在脑海里回旋,志强也疲惫地闭上眼,不去回想了。

清晨,阳光照亮了空旷的屋子,志强睡眼惺忪地走出卧室,看到了茶几上的手机还在原位,父亲已出门晨练去了。他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是啊,被落下了。”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20-11-19
  • 下一篇
    2020-11-1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