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北京之旅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57期 作者: 19金融学协同本科班 春华秋实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20-09-04

北京是个有故事的地方,每一个景点,每一个名字都充满了历史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从小到大,在大人嘴里听到最多的城市就是北京。在他们的脑海里,北京是首都、是中国的象征,更是无数英雄和历史诞生的地方。这让他们,也更让我心生向往。而我也终于有幸来到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,面对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,我充满了好奇。

下了飞机,我直奔王府井。作为“中国第一商街”的王府井,最出名的便是王府井小吃街。走在小吃街上,道上张灯结彩,人来人往热闹不已。长长的街道上,有各具特色的小吃,北京烤鸭、狗不理包子、五芳斋……而我也终于在那吃到了梦寐以求的冰糖葫芦。曾听说北京的冰糖葫芦最是正宗,外观看上去确实更为丰满晶莹,大大圆圆的山楂,外壳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糖,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。尝了一下,果然名不虚传!入口酸酸甜甜,冰糖的甜腻配上山楂的酸涩,二者交锋,宛若冰与火的对决,相互融合就像是谈了一场山楂恋一般,酸中带甜。

第二天去了天安门。走在北京街头,我发现这儿的房屋不像广州那样高,它只有一两层,也大都是独立的房屋,看上去颇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。路上,几乎是随处可见的巡警,街上有时也需要过安检,这严格的秩序颇为北京这座城市添了一份庄严。街道上也没有垃圾,一路望去,整整齐齐的街道,路旁的树木也已褪去绿衣,相互映衬着,为北京增添寒意。

天安门是北京市区的中心,放眼望去都是用红砖砌成的城墙。城墙中间有一幅毛主席头像,而头像两边各写着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”“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”。走进去后,还有一扇大红门,最后便是通往故宫的大门。那扇大门庄严又充满神秘感,引人向往。城内的两侧都有小门可以出入,从侧门出去后,便看到周围的护城河都结了冰,旁边的城墙高高耸立着,上面是威严的皇宫。我脑海中不由浮现“金碧辉煌紫禁城,红墙宫里万重门”这两句诗。城内风光万丈却过于庄严,城外热闹不已却风景有限。城内和城外的世界,谁能说得清哪里才是好去处?就像钱钟书的《围城》所说“围城里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来。”或许局中之人才深有体会吧!

第三天我们去了长城。大巴开了一个多钟头才到达,我远远地便看到长城如卧龙般蜿蜒在八达岭上。长城很陡,铺的砖也凹凸不平,而我们不但要艰难爬上长城,还要抵御北风的怒号。北方的风很刺骨,仿佛是一把把利剑刺进你的皮肤。此刻,冻得我们满脸通红,冻得手指冰冷僵硬,冻得连矿泉水都结了冰。

城墙上有许多斑驳的点迹。那黑黑的一点一迹,是否是当年修筑长城的人的鲜血经过风吹日晒后结成?我眼前突然浮现出两千多年前修筑长城的画面,那么心酸,那么艰难。夏天,他们要遭受夏日炎炎的折磨,冬天,他们饱受北风的摧残。万里长城万里长,在长城上走得艰难,修筑长城自会更加艰难。我想,当你走过长城的每一个地方,才能体会当初建筑长城的艰难困苦。

旅行的最后一程,我选择了地坛。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让我对地坛公园充满了兴趣,那里的人、那里的故事都吸引着我。去地坛时正是大年初几,碰巧赶上了每年一度的地坛庙会。当我来到地坛时,那里人山人海,特别热闹。来往的行人,有抱着拿着风车的小孩,有提着一大堆年货的,这与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样。我以为的地坛,是史铁生灵魂家园的入口,尽管荒芜衰败,却依然充满希望和生机。而来到这才发现,地坛庙会便是所谓的年货专卖地,进来的路上都是一些小摊贩在贩卖年货,摩肩接踵,与史铁生所说的荒芜大相径庭,只有一些树阴下才有少有的空寂供人冥思。最后只粗略地逛了一圈,看了一会儿盛大的民间花会,欣赏了民间戏曲和舞蹈,我们便匆匆离开了。

还记得那时是选择了冬季去北京游玩,而常住南方的我,总是想看一场北方的飘雪,然而这简单美好的心愿终是落了空,直至旅程的最后也还是没能看到一场美丽的雪景。而这短短的几天,也不能让我看遍北京的美景,更不能深入了解北京这个充满故事的城市。期待下次能在这座城市领略到更多不一样的色彩,再会,北京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20-09-04
  • 下一篇
    2020-09-04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