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开花的树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299期 作者: 14信息安全技术 秦晓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7-05-26

四月过半,学校里的香樟陆续开出花来了,一簇簇,一群群,热闹地自叶梢探出头,低眉颔首地,好奇打量着过往的行人。

其实香樟树我自小便是常见的。在那些精力旺盛、睡不着午觉的夏日午后,和同样能闹腾的小伙伴们,在小林子里寻一处树荫最浓的地方席地而坐。我们时不时跳起来摘几片香樟叶子,比比谁的最大,然后照着大人教的样子,将叶子斩头去尾,仔细地卷成一头稍大、一头稍小的圆管状,将小的那头捏平一些送到嘴边,“叶哨”特有的清脆颤音便蔓延开来。也不知“叶哨”和孩子们的打闹声,会不会成为午休的大人们最头疼的事。等再过些时日,树上结了黄豆般大小的球状果实,这便成了孩子们最喜欢的玩具之一。我们乐此不疲地收集着这些小球,从树上摘,在地上捡。女孩子们喜欢在收集一大捧之后,用力往天上一扔,然后转圈圈。绿色的小球在头上一蹦,又被鹅黄的裙摆一接,最后咕噜噜在地上滚。等到滚停了,女孩们的圈圈也转完了,或扶额或扶树地笑着,转晕了。而男孩子们则更喜欢将它们当作弹珠来玩,或是瞄准墙上的哪块砖头,比谁掷得更准。那时我并不知道这树叫什么,只知在童年记忆里,它带给了我惬意的阴凉和简单的快乐。

第一次知道“香樟”这个称呼,是在初中。那时校歌里唱着“理想的花朵,在香樟树下绽放。”老师告诉我们,学校的香樟树,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,它看着一届一届的学生初入校门,也目送他们一批一批渐行渐远。夏天的每次体育课,我们都喜欢在那些百年老树下扎堆,边贪恋那绿荫,边感谢前人栽下树,让后人能乘凉。

直到高中时,才在一次春日的雨后,领略到香樟开花的美。那个早晨刚下完一场雨,雨驱散了前几日的烦躁和闷热。下早自习出教学楼时,空气中似乎有些淡淡清甜,越走近绿化树这味道越清晰。我不由得在一棵香樟树下站定,仰头贪婪地狠吸了几口,心里满是幸福和愉悦。只见一束枝丫被雨压低了,就这么径直地横在人行道上。阳光下,它慎重地开满了花,与我四目相对。茂密的绿叶间硬是挤着一穗一穗的小花。那花可真小,跟米似的,黄绿的颜色也不显眼、不出挑,若不是数量庞大又旁逸斜出,轻易就能淹没在丛丛树叶中。地面上也被风雨打落不少香樟花,此时温度渐渐升高,经热气一蒸腾,香味也渐渐散发,越来越浓却并不刺鼻,如电影情节般逐渐深入,让人期待高潮的到来。香味到达顶峰时,仿佛夜空中所有的烟花都在同一刻绽放,让人舍不得移步。从此,香樟花的味道便萦绕在我鼻尖,盘旋在我脑海,让我恋恋不忘。

待到大学,每次看到校园里的香樟树,就会勾起我满是清香的回忆。如今香樟花又开,熟悉的味道依旧,那是校园的味道,青春的味道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7-05-26
  • 下一篇
    2017-05-26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