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暮色淡了,我走远了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297期 作者: 北雁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7-05-04

假期总是不长的,正应了钱钟书先生的那句话:快乐是短暂的。转眼一瞬,已是结束,似乎还来不及好好感受。临行的这一天,起得格外早,阳光还未见到,就已经克制不住身体,生怕耽搁了什么。

清晨的风是凉的,沁人心脾。走在田陌间,偶见几个人,荷把锄头,或牵着牛。草上的露水很重,今天应该是个晴天了。被我踏过的草,印出一排长长的绿色,如在洁白的墙上涂了一层漆。顺着水声,来到河边,原来,河水的味道,在清晨才可以闻得到,和风一样的清新。拾起一块小石,扔向水面,惹得水橄榄花左右摇摆,漾起了片片粉色的瓣,似那闺房的女子,羞红了脸。不料,却惊走了藏在水草中的鸟,欲辩无意又有意。

清晨的太阳很大,就像一个刚刚被敲打出来的蛋。感觉它比任何时候都离我要近,好像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那种柔软。凉凉的光渐渐温了起来,消散了雾气,晶莹了露珠。远山清晰了,天空依旧默不作声,只是蓝得可人。河边的那棵榕树,已经那么苍老,岁月的年轮却让它尤为粗壮,撑起一大片绿叶,成了鸟儿们戏耍的天堂。回想起儿时,那儿又何尝不是我们的乐园,只是不再像儿时般稚嫩。

早饭以后,收拾好了一身行头,也准备着前往车站了。门前的番石榴树,枝叶茂密,挂着不少的果子。摘下几个,坐在横着的石柱上,默默啃着。公鸡总是好斗,为着一只刚从洞中跑出的蟋蟀,便啄落了一地毛羽。胜者趾高气扬,饱餐一顿之余,也忘不了嘲笑对手,发出咯咯的叫声。母鸡比较安分,吃完便准备下蛋了,一步一步向窝穴走去,不急也不缓。小鸡天生好奇,从篱笆这边钻到另一边,又从另一边钻回来,怎么折腾都不累,像极了儿时的我,也像极了现在的我,至少这一点,我还不曾变过。

父亲催促着我出发,我故意用轻巧的方式与母亲道别。我在想象中大口大口地呼吸,像是要把这个蓝天,这片绿草,这股清泉全部吸进嘴里,然后细嚼它们的甘甜,最后却发现,呼出的全是酸涩。与父亲道别后,驶向广州的班车也启程了,那个乡村愈来愈远,愈来愈远,终于连距离都不敢确定了。索性不去想,在车厢内闭上双眼,一切都归于平静,包括那泛滥的心情。只是,不时地,脑海里还会浮现,母亲为我烧香祈祷的背影,父亲为我起早忙碌的身影,还有那朝阳下一眼看不尽的山野。

沉睡了许久以后,眼前已不再是熟悉的一切,四四方方的大片楼房,在灰黑色的天空下苟延残喘,不知是哪个工厂,抹去了那原有的湛蓝。停车吃了午饭,又继续向广州迈进。车窗外,我一直看着斜阳走入黄昏。灯光是都市的装饰,五彩缤纷,此刻也渐渐亮了起来,很是繁华。但与乡村相比,都市的景,我想大概只能用繁华来形容吧,绝不是美,只不过是视觉的富丽堂皇罢了。在都市与乡村之间来回颠簸,觉得乏了,还是躺在草地上自在舒适。听天籁般的风之音,看美人般的叶之影。

几番周折,理工学院终于映入眼帘,从车上拖下重重的行李,站在校门口,几片落叶点缀苍凉。已快要进入夜空,我在想,那片暮色淡了,映着山景的那片暮色淡了,我也已经走得这么远了……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7-05-04
  • 下一篇
    2017-05-04
返回顶部